1. <wbr id="6veto"></wbr>
        1. <i id="6veto"></i>

          1. 你的位置:首頁 >> 理論學習與思想教育 >> 正文

              穆虹:建立健全黨對重大工作的領導體制機制
              來源:人民日報 日期:2018/4/20


                    黨的十九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以下簡稱《決定》)明確提出,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要以加強黨的全面領導為統領,形成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黨的領導體系,完善保證黨的全面領導的制度安排,改進黨的領導方式和執政方式,提高黨把方向、謀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能力和定力。《決定》把完善堅持黨的全面領導的制度作為這次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首要制度安排,相應提出建立健全黨對重大工作的領導體制機制、強化黨的組織在同級組織中的領導地位、更好發揮黨的職能部門作用、統籌設置黨政機構、推進黨的紀律檢查體制和國家監察體制改革5個方面改革要求,其中“建立健全黨對重大工作的領導體制機制”列在首位。對此,我們必須全面領會、準確把握,堅決貫徹落實。

                    加強黨的全面領導,首先要加強黨對涉及黨和國家事業全局的重大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黨和國家事業發展涉及的工作千頭萬緒,加強黨的全面領導,發揮好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作用,不是空洞的、抽象的,需要一整套制度安排。其中,建立健全黨對重大工作的領導體制機制是一個事關全局的環節。要努力從機構職能設置上解決黨對一切工作領導的體制機制問題,解決黨長期執政條件下黨政軍群的機構職能關系問題,為有效發揮中國共產黨領導這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提供完善有力的體制機制保障、堅實的組織基礎和有效的工作體系,確保黨對國家和社會實施領導的制度得到加強和完善,更好擔負起進行偉大斗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的重大職責。

                    黨中央歷來高度重視加強對涉及全局重大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在革命、建設、改革的不同歷史時期,為軍事斗爭、經濟建設、改革開放等重大工作都曾專門設立過決策議事協調機構,發揮了重要作用,成為黨加強集中統一領導、推動重大工作落實的一條成功經驗。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明確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適應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需要,在黨中央已設立的決策議事協調機構基礎上,新成立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等,進一步加強黨的集中統一領導,推動這些重要領域工作取得重大進展,為黨和國家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提供了有力保障。

                    例如,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對全面深化改革作出總體部署,共提出了336項重要改革舉措,涉及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黨的建設、國防軍隊等多個領域,改革領域之全面、觸及矛盾之深刻、影響范圍之廣泛前所未有。為領導推動這項艱巨繁重的系統工程,黨中央迅速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由習近平同志親自擔任組長,負責改革總體設計、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隨后召開的黨的十八屆四中、五中、六中全會陸續提出的280項重要改革舉措,也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統領下一體部署、一體推進、一體落實。5年來,習近平同志主持召開了40次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會議,審議了近400個重要改革文件,推動各方面共出臺1500多項改革實施舉措。全面深化改革主體框架基本確立,一些重點領域、關鍵環節改革取得突破性進展,各方面改革成效正在逐步顯現,為黨和國家事業發展提供了強大的動力和活力。這是黨中央通過建立黨對重大工作領導體制機制推動重大任務落實的又一次成功實踐。

                    建立健全黨對重大工作的領導體制機制,為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提供強有力的制度保障

                    黨的十九大作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的戰略部署,實施這一系列戰略部署將在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大格局中展開。為全面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不論是加強黨的長期執政能力建設、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還是促進保障各項戰略部署和階段性目標任務的完成,都需要繼續加強和完善黨的全面領導,并在體制機制上得到落實。

                    《決定》指出,當前,面對新時代新任務提出的新要求,黨和國家機構設置和職能配置同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要求還不完全適應,同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要求還不完全適應。一些領域黨的機構設置和職能配置還不夠健全有力,這其中包括黨對重大工作的領導體制覆蓋還不夠全面,機構和職能設置不夠規范,其他方面的議事協調機構同黨中央決策議事協調機構銜接不夠等。

                    《決定》有針對性地提出,優化黨中央決策議事協調機構,負責重大工作的頂層設計、總體布局、統籌協調、整體推進。這一改革要求在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得到體現。例如:組建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就是為加強黨中央對法治中國建設的集中統一領導,健全黨領導全面依法治國的制度和工作機制,更好落實全面依法治國基本方略,為全面依法治國提供重要保障。組建中央審計委員會,就是為加強黨中央對審計工作的領導,構建集中統一、全面覆蓋、權威高效的審計監督體系,更好發揮審計監督作用。組建中央教育工作領導小組,就是為加強黨中央對教育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加強教育領域黨的建設,做好學校思想政治工作,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深化教育改革,加快教育現代化,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再如,為加強黨中央對涉及全局的重大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強化決策和統籌協調職責,將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分別改為委員會,負責相關領域重大工作的頂層設計、總體布局、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

                    這次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把建立健全黨對重大工作的領導體制機制擺在突出位置,在黨中央已建立的決策議事協調機構基礎上,按照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的需要,針對突出矛盾和短板,著眼長遠制度安排,該增設的增設、該優化的優化、該調整的調整,形成在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會領導下黨中央決策議事協調機構的嶄新格局,實現了黨對重大工作領導的更全面覆蓋,進一步打通了黨的領導與各方面工作的關系,進一步理順、規范、優化了相應機構和職能設置,進一步增強了黨的領導體制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必將對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產生重大現實影響和深遠歷史影響。

                    全面落實加強優化黨對重大工作領導的改革要求

                    這次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對中央層面黨對重大工作領導體制機制作出了加強優化的安排,同時要求其他方面的議事協調機構要同黨中央決策議事協調機構的設立調整相銜接,保證黨中央令行禁止和工作高效。各地區各部門黨委(黨組)要堅持依規治黨,完善相應體制機制,提升協調能力,把黨中央各項決策部署落到實處。

                    各地區各部門黨委(黨組)應帶頭學習領會《決定》精神,吃透工作要求,提高政治站位,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關于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策部署上來。

                    一是認真學習領會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特別是其中關于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建立健全黨對重大工作領導體制機制的論述。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同志對加強和改進黨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的領導,健全完善黨對經濟、“三農”、政法、金融、教育、科技、民族宗教、新聞輿論、群團、軍民融合等工作的領導體制機制有一系列精辟的論述。學習領會好這些重要思想,對我們正確理解黨中央的改革意圖,提高貫徹落實的自覺性、堅定性至關重要。

                    二是要對照黨中央對重大工作領導體制機制改革的部署及工作要求,對本地區本部門原設置的議事協調機構及職能進行必要調整,理順主從關系,提高各級黨委把握全局和重大工作的能力,確保黨的領導得到落實,保證黨中央令行禁止。

                    三是經過優化調整的議事協調機構應及時健全工作職責、議事協調規則、工作流程、監督落實機制等工作制度,明確領導分工和辦事機構,厘清與職能部門的工作關系,確保工作高效有序,確保黨中央決策部署及時傳導、不折不扣得到落實。


                    《 人民日報 》( 2018年04月18日 07 版)